徐神来信与我商榷:央视新址火灾中的媒体报道
2009-03-25 13:15:19
  • 0
  • 6
  • 20
昨晚,收到一位四川网友徐神的来信,他对我一篇新近文章《央视新址火灾的公民报道与全民传播》中的一些观点提出了不同看法。
读后我十分兴奋,并立刻回信询问,是否可以在我的博客转发,今天,徐神给了我肯定的答复,故我立刻全文转载如下:


读完《中央电视台火灾公民报道与全民传播》一文有感

闵老师:


您好!在阅读完您在《传媒透视》杂志上发表的《中央电视台火灾公民报道与全民传播》一文后,我赞同您提出的“广大民众非刻意但不约而同地参与的传播活动,标志着全民传播时代已经来临。”的观点,但对您提出的“全民性的网络传播和手机传播能量惊人,令传统媒黯然失色”、“传统媒体对这场火灾的报道进行了‘淡化’处理”及“在这场火灾的报道中,可以毫不夸张地说,网民‘PK’掉了媒体” 的观点不敢苟同。下面简单谈谈我的看法:


您将传统媒体与公民报道进行对比时,传统媒体只是参考了《环球时报》和新华网发稿的时间,忽视了传统媒体中广播在面对此事件报道时运作情况。笔者是在2009年2月9日晚9点45分左右从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中国之声电波中听到了“央视火灾”的新闻。在晚10点,中国之声打断了正在直播的《今晚听吧》节目,启动了突发事件直播,聆听完中国之声的报道,当晚我撰写了《快速出击 提示到位报道有序 成效明显——快评中国之声特别插播央视新址火灾突发事件报道》的听评。我在文中写到——


昨晚,中央台中国之声连续插播关注了央视新址火灾突发事件,我从晚9点45分左右开始收听,一直持续到凌晨一点,通过收听认为中国之声对此突发事件报道:快速出击、提示到位、报道有序、成效明显。


快速出击:第一时间记者发回现场报道,正在直播的《今晚听吧》、《神州夜航》、《千里共良宵》随时插播央视新址火灾突发事件的最新进展,中央台中国之声是我第一时间获知此消息的渠道,随后我打开凤凰卫视、新华网也发现有零星报道,但中国之声的报道在服务性方面更胜一筹,其表现形式就在提示到位。


提示到位:在特别插播中,主持人和前方记者纷纷关注了相关路段临时交通管制情况、北京10号地铁运行情况,这些在突发情况下的提醒对出行的市民来说非常具有指导性。此外,主持人在节目中获悉,此次火灾有可能是燃放焰火所引起的原因时,多次提醒全国各地要高度重视消防安全工作。记者的现场连线目击报道中多次呼吁火灾现场附近的围观群众立刻离开火灾现场,以免影响灭火工作,为扑救大火的有效进行做出了贡献。


报道有序:突发事件报道中,最关键的要素就是人,有没有人员伤亡?此外,听众还关心:火灾发生的原因?救援相关情况?党委、政府采取那些措施?中央台前方记者梁兴旺、李天骄、王磊等记者分别从现场救援、应急处理情况、温馨提示等不同角度展开现场目击报道,报道有序,听众关心的一个个疑问,得到了解答,揪着的心也平静了许多。


成效明显:对突发性事件进行及时判断、快速策划、合理调动、为民报道,更有利于实现中国之声打造最“心”闻广播的需求。这次插播的成功之处,还在于是中国之声优化本身节目形态的一次实践。在晚23点的节目中,我听见了“央广新闻正在插播”的片头,这个片头也预示着中国之声一种非固定节目的产生。


如果说,中央台对此事件的报道是巧合。那么,笔者也关注了同处北京城的北京人民广播电台对此事件的报道。


网友lijingjing在北京人民广播电台《听众反馈专辑》刊物上反馈说:昨晚我是第一时间在21点50多分通过北京体育广播的记者连线听到的,随后在北京城市管理广播的晚间22点资讯中也进行了连线报道。


听众王会在比较全面收听了北京交通广播针对此次火灾事件的直播报道后,撰写了《及时的应对有效的服务——听2月9日交通广播对央视新址园区工地火灾事件的直播报道有感》的听评。王会认为:一是节目调整及时,应对有方。火灾发生后,交通广播及时调整节目,不仅将预定播出的《有我陪着你》节目临时取消,改为对火灾事件的直播报道,还将原定零点停机检修计划改变,延长节目播出时间至午夜两点;二是记者奔赴火灾现场,做出目击报道;三是导向正确,服务有效。在这次直播报道中,始终遵循着正确引导有效服务的宗旨,在做好路况信息这一“主业”外(如:及时通报地铁10号线全线停运和京通快速路西行在四惠桥分流等信息),还告诉邻近火灾现场的居民要关严门窗,以免燃烧发生的有害气体进入室内等健康提示。


由此可见,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中国之声和北京人民广播电台交通广播、体育广播等广播媒体在对此事件报道,没有进行“淡化”处理,中央台、北京台的报道信息是丰富的、形式是多样的。特别是当中央台、北京台在播出的有关临时交通管制、北京10号地铁运行情况、提醒附近的居民赶快关窗等应急处理信息时,对正在附近出行的民众和附近居民来说提供了及时的帮助。中央台、北京台不仅使听众获知了信息,而且得到了实实在在的帮助和服务,而民众围绕火灾原因、火灾损失、火灾责任在互联网展开评论、问责,其效果远远不及广播的应急提示。试想,当我们处在这样一个突发事件发生的大环境中,我们更需要什么?其实,很简单我们更需要应急的提醒,这是被称为“危机媒体”的广播在突发事件中发挥了不可替代的作用。


笔者认为:不能仅仅凭借着谁对此事态报道的快与慢、关注程度的大与小,也不能只拿报纸、通讯社的相关报道以偏盖全,就断定“网民‘PK’掉了媒体”。究竟谁才是这场突发事件报道中的强者,应该看看我们的媒介是否有关乎民众的心,它所发出的报道是否能对大多数民众的生活产生了积极影响,公民报道与全民传播的兴起是件大好事,但在这方面还需要向广播学习学习。


以上全是个人观点,仅供参考。


四川读者:徐神
2009年3月23日



真是十分感谢徐神!


这是我所见到的对广播电台的央视大火报道的第一篇详细记录和准确评析的文章,也是惟一一篇。
我对大火的观察集中在网络传播,事后三、四天,有传媒大学的老师问我,你当晚是否听了中国之声的报道,我才获悉中央电台进行了现场连续报道。但我到中国广播网上再去搜寻,或由于方法不当,或由于我没有足够耐心,未能找到相关音频。
关于广播对央视大火的报道,栾轶玫(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网络发展部主任,新媒体研究学者)在自己的博客中所写《谁在报道央视新大楼北配楼火灾?》(2009年02月10日09:41:02)一文中提到:“中央电台中国之声反映迅速,8名记者在第一时间发回现场报道,直播持续了一个多小时。很多网都转引中国之声的消息。广播依然在速度上有威力。”
我在自己的文章中表示,在一篇容量有限(2600字)的文章中,对央视火灾报道、传播的状况,只能点到几例。而门户网站的专题报道、财经网的图文报道(曾刊发刘云山等领导同志在现场指挥的唯一照片)等都没有涉及。电视媒体的报道也没有谈及,而当晚凤凰卫视记者胡玲在现场的报道,甚至引起网上一场不大不小的争论。
我读徐神的来信感到兴奋,是由于看到更多的人记录了当时不同媒体的报道情况,而众人的“拼图”工作,才可能将当时完整的图景呈现出来。大家所做的一切,是一种“协同研究”,据此所得出的结论,才可以避免个人观察的偏差和结论的“片面深刻性”。实际上,这场大火报道的状况,特别是报道背后的情况,我们远未掌握。


徐神今天给我的回信中写道:您提到的“协同研究”工作我非常赞同,我也有心致力于发现探索广播在重大事件中发挥的作用,我会努力前行。


我在这里大声地回应一声:让我们共同努力!


特别说明:我与徐神素不相识,从今天他的回信落款中,仅仅知道他在四川宜宾。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