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奈姆对社交网络的再认识再行动
2016-03-31 10:40:39
  • 0
  • 0
  • 0

    2016年3月7日,香港《明报》国际版上刊发了一篇专稿《创业生力军建网络理想国》。文章开头指出:“社交网络的设计被指只有利‘疯传’,不利深入讨论,但网络连结力量却难以取代。美国近年不少人思考如何将这力量转化成促进社会正面变革的力量。他们抱着一个理想对话的愿景,针对现有网络生态的弊病,开发新一代社交网络,盼推动讨论交流之余,亦望凭网民群策群力辨真假。”[i]

 古奈姆(WaelGhonim)照片来源:维基百科

 

古奈姆的第一次TED演讲

    在反思和认识当今社交网络的作用方面,没有谁比埃及的古奈姆(WaelGhonim)更有说服力了。他被视为推翻穆巴拉克30年统治的英雄人物。2011年,由突尼斯的“茉莉花革命”为开端,一场名为“阿拉伯之春”的风暴席卷西亚北非。古奈姆时任Google驻中东及北非的营销经理,他的网名为“ElShaheeed”。2010年6月,28岁的青年赛义德被警察殴打致死,这一事件拉开了埃及事变的序幕。古奈姆当即开设了Facebook专页“我们都是赛义德”(We Are All Khaled Said),短短三天内就有10万人关注。2011年1月14日,古奈姆在专页中号召民众走上街头,到开罗解放广场参加反政府示威。1月27日,古奈姆被警方秘密拘捕了11天,当他在国内民众和国际舆论压力下被释放后,公开了自己的真实身份,并立即走进民众抗争中心的开罗解放广场,以其巨大的影响力和号召力,成为导致后来政权更迭的一名领导人物。由于Twitter和Facebook在“阿拉伯之春”一连串革命中发挥了巨大的动员组织作用,被不少媒体和研究者纷纷冠以“推特革命”、“脸书革命”的称谓,而埃及又成为了一个成功的案例。2011年3月,古奈姆走上TED的讲台,发表了激情演讲《埃及革命的内幕》(Inside the Egyptian revolution)。他指出:“我们的革命就像维基百科,不是吗?每個人都对内容有所贡献,但你不知道贡献者姓名。这就是所发生的情況。发生在埃及的革命2.0情況完全相同。每个人或多或少都做出了自己的贡献。我们为这场革命勾勒出完整的蓝图。在这个蓝图中,没有人是英雄。”

TED链接:http://www.ted.com/talks/wael_ghonim_inside_the_egyptian_revolution

中文字幕链接:

http://www.ted.com/talks/wael_ghonim_inside_the_egyptian_revolution?language=zh-tw

 

2012年1月,古奈姆出版了《革命2.0》(Revolutionn2.0)一书。

    他在书中详述了埃及事变的过程以及社交网络在其中发挥的作用,阐明在互联网时代爆发的革命与以往的革命已发生重大变化,是一种新型的革命,民众可以借助社交网络迅速聚集起超强的力量和高涨的激情,最终能够在与强权者的较量中取胜。但是,他也清醒的认识到,像Facebook这样的网站,仅仅是工具,可以帮助人们传播信息,提升以往达不到的连结质量,但不能创建自己的社会变化。他说:“我们使用所有可用的工具是为了相互沟通和协作,达成某一时间点和地点开始的革命。然而,从1月28日,革命是在大街上,而不是在Facebook上,也不是在twitter上。这些工具传递信息,告诉人们发生事情的真相在地上。”[ii]

    古奈姆一时间成为全球著名人物,特别是美国的媒体和有关组织给不少荣誉,如,《时代》杂志2011年度的“全球100名最具影响力人物”评选他为第一名;2012年,他又获颁“肯尼迪勇气奖”等。

 

古奈姆的第二次TED演讲

    然而,穆巴拉克下台后,埃及局势始终动荡不安,民众深感失望。2013年7月,埃及军方推翻首位民选总统塞尔西后,古奈姆出走美国,并在此后两年多的时间里选择了沉默。2015年12月,他又一次登上TED讲台,发表了题为设《设计一个推动社会变革的社交网络”(Let's design social media that drives realchange)》的演说,对自己以往观点进行了反思。他说﹕“我5年前说,‘若你想解放社会,你只需要互联网’;今天我相信,若我们想解放社会,我们首先要解放互联网。”在古奈姆看来,社交网络具有以下缺陷和弊端:社交网络对快速传播的谣言无计可施;可轻易取消或屏蔽不同意见者,人们往往只与观点相近的人沟通;网上的讨论很容易演变成暴民式争吵;社交网络讲求速度和内容简洁,人们以寥寥术语提出尖锐的观点,观点一旦发布便没有动力改变;社交网络的设计有利传播而非互动交流,利于发表己见而非讨论。

TED链接:http://www.ted.com/talks/wael_ghonim_let_s_design_social_media_that_drives_real_change

中文字幕链接: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3702576/

 

    埃及后来的局势证明,社交网络未能帮助埃及政治实现良好过渡。社交网络只是辅助工具,它所反映的往往不是现实之全部。虽然有宣传动员组织示威的作用,能凝聚民间的反政府情绪,但由于各人对社会发展有不同意见,很难取得共识,而一旦达到抗争目标,例如迫使政府下台后,社交网络便无法继续团结民众前进。

 

为打造明天的社交网络而努力

    古奈姆如今仍然相信互联网对社会变革的力量,但他认为必须加以改善。他說,社交网络令人更容易冲动行事﹕“如果我写一个哗众取宠、偏颇且怒气冲冲的帖文,肯定会吸引更多注意。”他指出,世界各地的分化都日趋加剧,“我們需要致力研究如何使科技成为解决方案的一部分,而非成为问题的一部分”。[iii]

    在深刻认识今天社交网络的缺陷后,古奈姆决定以实际行动推动其改变,其愿景是建立深度公共评论的网上平台,讨论一些重要议题,建立一个文明有礼和认真思考互相理解的文化,用户必须签署约章承诺遵守这一价值。

    2015年7年,他开设了讨论型平台Parlio(www.parlio.com),与facebook的最大分别是,就算是一些敏感惹火的主题,如“伊斯兰国算伊斯兰吗?”Parlio的用户虽然观点不同甚至对立,但参与讨论时仍能保持礼貌和文明用语。古奈姆十分强调文明(civility)的重要,他说﹕“从一开始,我们就希望建立一个文明有礼、深思熟虑以及互相了解的文化。”

    目前Parlio尚未开放注册,用户采取邀请制,已有6000人可在该平台发文,包括《纽约时报》的一些专栏作家,甚至史坦福大学教授福山等名人,一般网民可阅读文章。古奈姆称,其团队现时集中确立平台文化和完善技术,希望平台2016年底全面开放时能够维持现时的素质。他期待通过改善社交网络的“奖励机制”可望改善网络生态,促进真正的讨论。他批评目前的社交网络重量不重质,例如太重视有多少“点赞”和有多少“转发”,而不重视内容素质。他相信,改变机制可以影响网民的行为。

 

Parlio主页截屏

    古奈姆称,创办Parlio並非与Twitter或facebook竞争,他自己也继续在那两个社交网络平台活跃,“只是目的不同,我跟朋友在facebook保持联系,用阿拉伯文在facebook和Twitter上发表意见,若要深入讨论,便到Parlio”。[iv]他解释道,Parlio用户讨论的议题都是一些广大公众可能不感兴趣、但又十分重要的社会议题,所以目前还在试行阶段。Parlio的用户是来自各国求知欲强的公民,他们关心及希望了解世界复杂议题。古奈姆认为,为他们提供工具协作及深入对话交流,必定可以产生正面的社会变革。然而,最大的挑战是,开放注册后用户人数的激增是否会破坏平台目前的文明友善深入讨论的气氛。

 


[i]明报新闻网:《创业生力军建网络理想国》,2016年3月7日

http://news.mingpao.com/pns/dailynews/web_tc/article/20160307/s00014/1457287370039

[ii]NPR:WaelGhonim: Creating A 'Revolution 2.0' In Egypt,2012.02.09

http://www.npr.org/2012/02/09/146636605/wael-ghonim-creating-a-revolution-2-0-in-egypt

[iii]同1

[iv]同1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